服務熱線:
0557-2510668
我國VOCs治理的發展現狀與問題

时间:2017-11-8 8:40:30訪問:

揮發性有機化合物(VOCs)是空氣中普遍存在且組成複雜的一類有機汙染物的統稱,嚴重威脅人民群衆身體健康。“VOCs在以臭氧(O3)、細顆粒物(PM2.5)和酸雨爲特征的區域性複合型大氣汙染中扮演重要角色,是制約社會經濟可持續發展的瓶頸之一”,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張新民研究員在采訪中講到,“VOCs汙染已然成爲困擾我國環境治理的新問題,日益受到研究與關注”。

19世紀40-60年代,美國面臨臭氧的重大挑戰。19世紀70年代,美國通過研究逐漸清晰VOCs與臭氧的關系,由此開始通過頒布《清潔空氣法》(CAA)等,同時采取多層次管理手段開始對VOCs進行管控。1990年,美國《清潔空氣法》強制石化企業開始實施LDAR;1996年美國VOCs排放出現明顯下降;至今美國石化和化工企業VOCs排放分別降低了63%和56%,空氣中臭氧濃度也降低了35%(1980年到2014年)。可以說,美國對VOCs的管控經曆了五六十年的時間,才大大削減VOCs排放量,同時空氣中臭氧濃度得到改善。

隨著全國霧霾汙染的集中爆發,中央政府對大氣汙染治理逐漸提上日程,借鑒美國、日本、歐美等發達國家的治理經驗,VOCs作爲形成PM2.5及O3的重要組分,我國逐漸開始重視對VOCs的管控。

我國VOCs治理發展的曆程與現狀

我國VOCs管控比美国晚30多年,2010年后国家对石油化工、印刷包装、涂料等行业开始重点整治

我國VOCs治理与管控工作起步较晚,与美国相比落后了约30多年。

从国家法律法规宏观政策层面来看,我國对VOCs治理控制的重视始于“十一五”末,并在“十二五”期间尤其是2012年后开始完善法律、行政法规及技术政策,从顶层设计逐渐开始加码。

《中华人民共和国大气污染防治法》(主席令32号)是我國大气污染防治的根本法律,但该法由于制定时间较早,仅有诸如有机烃类尾气、恶臭气体、有毒有害气体等类似概念,未明确VOCs控制要求,不过2016年新修订的《大气污染防治法》首次将VOCs纳入了监管范围。在2010年5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推进大气污染联防联控工作改善区域空气质量指导意见的通知》(国办发[2010]33号),首次从国家层面明确了开展VOCs汙染防治工作的重要性,将VOCs和SOx、NOx、颗粒物一起列为改善大气环境质量的防控重点,开启了我國VOCs管控与治理之路。

2012年10月,《重点区域大气污染防治“十二五”规划》正式出台,首次提出“全面开展VOCs汙染防治工作”,要求完善重点行业VOCs排放控制要求和政策体系,2014年底前一般控制区完成油气回收治理工作;大力削减石化行业VOCs排放等,掀起了VOCs汙染防治的开端。

随后,2013年5月,环保部发布《挥发性有机物污染防治技术政策》,首次在VOCs汙染防治策略和技术方面提出指导性意见,并提出到2020年,基本实现VOCs从原料到产品、从生产到消费的全过程减排。9月,国务院发布《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提出将VOCs纳入排污费征收范围。9月17日,环保部等部委发布《京津冀及周边地区落实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细则》,要求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4年底完成油气回收治理,2015年底在石化企业完成有机废气综合治理,2017年底对重点行业的559家企业开展VOCs综合治理。

2014年5月,國務院辦公廳發布的《大氣汙染防治行動計劃實施情況考核辦法(試行)》,提出對各省(區、市)人民政府《大氣汙染防治行動計劃》實施情況進行年度考核,考核以PM10和PM2.5爲主要目標,其中“工業揮發性有機物治理”考核比重爲7%。12月,環保部發布《石化行業揮發性有機物綜合整治方案》,針對基礎較好的石化行業提出明確的整治節點,如“2015年底前,全國石化行業全面開展LDAR工作,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等區域石化行業完成VOCs綜合整治工作,其他區域石化行業全面開展VOCs綜合整治工作”、“到2017年7月前,全國石化行業基本完成VOCs綜合整治工作,建成VOCs監測監控體系”。

2015年,財政部、發改委及環保部聯合發布《揮發性有機物排汙收費試點辦法》(財稅[2015]71號)對石油化工行業和包裝印刷行業排放VOCs按照排放量進行收費。

2016年,工信部與財政部共同發布《重點行業揮發性有機物削減行動計劃》(工信部聯節〔2016〕217號),針對VOCs排放量占工業排放總量的80%以上的石油煉制與石油化工、塗料、油墨、膠粘劑、農藥、汽車、包裝印刷、橡膠制品、合成革、家具、制鞋等行業要求實施原料替代、技術工藝改造、回收及綜合治理工程,到2018年,工業行業VOCs排放量比2015年削減330萬噸以上。

2017年1月,國務院印發《“十三五”節能減排綜合工作方案》,將VOCs納入減排目標,並提出到2020年VOCs排放總量比2015年下降10%以上。

政策體系雖逐漸完善,但VOCs治理問題依然突出

2012年後,隨著國家政策體系的完善,VOCs的無組織排放管控以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爲代表,全面開展LDAR工作,同時以浙江、江蘇、上海、北京、廣東爲代表,全面在塗料、包裝印刷等重點行業以及化工園區開始了VOCs排放治理與管控。

然而,由于市场、资金、技术等问题,我國VOCs治理问题依然突出。针对环境空气质量臭氧浓度偏高的问题,环保部各督察组于近期加大了对VOCs排放企业的督查力度,并通过12周对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污染防治强化督查发现,3150家企业中有1553家(占比49%)企业存在环境问题,其中存在VOCs治理问题的有473家,而橡胶、机械制造、胶合板材、包装印刷等行业较为突出,一些企业存在未配套建设或闲置、停运VOCs治理设施的情况。

2015年後VOCs治理産業爆發式增長,但依然以小規模企業爲主

据中国环境保护产业协会废气净化委员会调研数据显示,2013年我國从事VOCs治理的相关企业数量有140多家,但企业规模仍都较小,产值超过亿元的企业仅有3-4家,VOCs治理行业产值约30多亿元;2014年,VOCs治理的相关企业数量增长到200-300家,其中约有一半的企业是在近3年内新注册成立或者由除尘、脱硫、脱硝等其他治理行业转移过来的,产值超过亿元的企业有8-9家,行业总产值或超过70亿元。

2015年后,我國VOCs治理产业呈现爆发式增长。据相关机构不完全统计,2015年,我國从事VOCs治理相关的企业不低于800家。2016年,挂牌新三板的VOCs相关企业约19家,至今已增长到33家,并出现了营业收入超5亿元的企业。

我國VOCs治理与管控的问题与难点

政府層面

VOCs物種、排放量及排放因子不清楚,造成重點行業把握困難,頂層設計尚不完善

目前,我國的VOCs排放量不清楚。“排放因子都是参考美国的,而我们的生产工艺过程和能源消耗水平不同于美国,同时,VOCs的定义也都不统一,各个研究机构采用的方法和时间段也都不一致”,张新民研究员讲到,“目前各行业的VOCs成分普,只找到29个行业,同时我國的检测技术还没突破,会直接导致VOCs的物种不清楚,对政府部门来说,在重点行业的把握上会有难度”。张新民认为,“控制PM2.5,应优先控制苯系物含量较高的石化行业;控制O3,应优先控制酮含量较高的涂料行业”。对重点行业VOCs成分的不了解,造成地方政府在VOCs的管控对象、管控手段、管控目标上都难以把握,这是我國VOCs管控与治理顶层设计的不完善。

各級地方政府執行力度不一,多頭管理,監管難度大,影響行業良性發展

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复合膜制品专业委员会李建军通过对塑料彩印复合膜软包装行业百家企业调研后认为,“《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提出了支持企业的政策原则,但目前各地落实和执行的情况差异巨大。企业最担心下一步国家排放标准和收费制度出台后,如果全国各地的执行力度不一样,时间不同步,习惯性“抓大放小”,选择性执法,就可能会出现治理企业成本高,不治企业利润高等现象,整个行业可能陷入制度性不公平竞争状态,影响行业良性发展”。张新民研究员也表示,“我國VOCs排污许可证制度尚未健全,目前仅在东莞开始试点,排污费虽然很多城市在做,但各省进展不一致,北京、上海做的早,而辽宁今年刚开始做。”

VOCs管控涉及監測司、汙防科、大氣司等多部門,這種多頭管理以及監管手段與技術的不足,也造成監管難度大等問題。

標准、法規、管理均存在較多問題,造成執法困難

“现阶段,我國对VOCs管控还处于起步阶段,特别是标准、法规、政策实施与管理过程都存在较多问题”,赛默飞LDAR技术服务冯玺瑜总工讲到。“VOCs定义都不统一,标准中典型行业的VOCs排放标准限制的指标较少,远远不够,这都对执法部门的执法造成困惑”。张新民研究员讲到,“VOCs管控最主要的问题是异味扰民的问题,很多涂料厂虽然花费了几百万使VOCs达标排放,但依然经常被投诉,现阶段来看,VOCs的治理技术和标准与民众感受之前仍然存在较大差异”。

市場層面

治理資金不足,市場混亂,競爭透明度不夠,甄別難度大

由于缺乏技術法規的指導,VOCs治理市場還存在結構不完善、市場混亂等問題。首先,目前經濟增速放緩,“新常態”下制造業困難重重,企業投資乏力。其次,“VOCs治理市場很大,環保企業也很多,但是目前競爭透明度不夠,企業甄別難度大”。也有VOCs治理企業提到,目前最主要的問題是市場混亂,還處于關系競爭的初級階段,好的技術和産品較難有效達到企業,並被企業接受。VOCs監測市場,由于頂層缺乏統一的標准(監測物種與排放物種),雖然監測設備種類多,但是監測的物質都不一樣,政府、園區、企業等購入儀器主要是設備商的營銷能力,而非自身需求。

技術層面

監測、治理技術儲備不夠,技術不成熟

第一,監測技術不成熟。北京綠創環保集團董事局主席姜鵬明在采訪時講到,“VOCs治理對行業的影響首先是監測然後才是治理,尤其是石化等這種無組織排放帶來的監測以及遙控監測(對于石化行業,通過調查發現80%是無組織排放,20%是有組織排放)。但是這種監測(傳統監測)目前也有很大問題,首先是監測點多,一個大的石化廠,可能涉及到幾十萬或上百萬個監測點,第二個是監測成本過高,可能需要上千萬的資金,第三個是監測項目多但監測標准、方法或技術還跟不上,VOCs指標項可涉及上百種,但目前的監測方法、標准和技術還達不到。”

第二,治理技術不成熟。中國環保産業協會廢氣淨化委員會秘書長郝鄭平認爲,“從技術角度來看,還需結合全過程控制,才能幫助企業解決達標排放問題。吸附技術、吸收技術、催化燃燒技術和高溫焚燒技術作爲主流技術,同國外相比,在功能材料、技術細節、工藝設計水平和制造水平上還存在較大的差距,特別是在規範化方面沒有統一約束和規範,不同治理企業間的淨化設備存在很大的差距。

膜分離技術、生物技術、低溫等離子體技術、光催化技術作爲新興技術,對技術的適用範圍和使用條件缺乏規律性的認識,在工藝設計和淨化裝備設計上存在很大的隨意性,難以實現達標排放的要求。因而還需加大基礎方面的研究,指導實際應用”。“國內目前的催化燃燒技術,對于大風量濃度低的VOCs治理不適合”,姜鵬明講到。張新民研究員也認爲,“催化燃燒技術成本高,設計能力達到99%,但是實際情況能達到70%~80%就不錯了”。

結語

“十二五”与“十三五”期间,全国各地对VOCs治理措施及取得的初步成效值得肯定,但未来VOCs治理与管控任务依然任重而道远。“VOCs治理与管控,从“无”到“有”,到“百家争鸣”,从“有”到“好”,从“好”到“精”都需要政府把关、政策落地、严格督察。”借鉴欧美、日本等发达地区的治理经验,以监测与治理、管控为主要方向,从定点排放到无组织排放管控,从工业污染源到移动污染源管控,完善管理制度,加大技术研发,规范市场,逐渐解决我國VOCs治理与管控的问题,尽快实现从“有”到“好”和从“好”到“精”。


 
QQ在線咨詢
客服熱線
0557-2510668
18095688065